超硬小说网>修真仙侠>被坏蛋医生玩哭的笨蛋美人 > 玩弄sB,掐花核刺激,RB抠B直达
    祁修远握住那根颜色偏粉的小肉棒,圈在手心里好一番抚揉搓弄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双性人的缘故,慕思宁这儿的尺寸比普通男人小一些,即使是硬起来的状态,祁修远一只手也足以完全握住。

    从顶端到根部握紧来回撸蹭,痒而胀热的龟头被温热的掌心有意贴擦着,带来慕思宁根本招架不住的快感。

    肉棒愈发硬热膨胀,阴茎头被擦出湿腻的黏液。

    他被撸得腰身颤颤,不安地在祁修远身上拱动,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猫儿叫春似的娇吟,肉棒下的小粉鲍也翕张着流露湿腻淫液,肥软的肉瓣水润润的招人。

    祁修远加快撸动的速度,每每套弄完一阵后,就会抓起他的龟头揉进手心里搓动,把马眼孔流出来的前列腺液全涂在慕思宁的龟头上,以此湿热粘腻来充当润滑液助兴。

    慕思宁如何受得了这种程度的刺激,没一会儿就在他手里抖腰释放。

    热意十足的白浊全交代在祁修远手里,弄脏了别人的人妻毫不知情,还沉溺在快感的余韵中舒服哼唧个不停,火热的娇躯频频轻颤。

    祁修远擦掉手里的浊精,低头看着人妻满脸情欲的绯红,呵笑着自言自语:“真敏感,你老公平时都不怎么碰你吧。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只有慕思宁微促的喘息和浅浅的低吟,祁修远也没指望昏睡中的人能有什么反应,他挑起慕思宁的下巴,抚弄那张红润的嘴唇,低头覆过去碾压亲吻。

    舔抵唇瓣撬开齿关,在他柔软的口腔中探索、舔抵、搅动,勾起他的软舌吸进嘴里缠绕,残余的药香很快被唇齿间的津液取代。

    激烈地深吻让慕思宁面色逐渐变得潮红,光靠鼻息难以让昏沉的身体汲够氧气,被祁修远亲得快要窒息,难以抑制地闷哼低咽,含着似舒服似难受的哭腔。

    祁修远揽着他滑嫩的细腰,大手在他身上游走抚摸点火,把慕思宁挑逗得娇喘连连,快要受不住窒息的吻才放开他。

    转而去舔唇角侧颈,在细嫩的皮肤留下湿濡的痕迹,若不是担心留吻痕会让他陷入麻烦,祁修远真想在他身上嘬出明显的印记。

    如此性感的身体,就适合留下一些暧昧的痕迹。

    手掌也从慕思宁胸前的乳肉滑向平坦的小腹,没入隐秘的腿心,罩住那朵湿哒哒的娇花,指尖剥弄着花瓣把玩,把藏在里面的花核揪出来掐弄。

    掐得慕思宁娇喘连连,阴蒂被戳弄的强烈刺激让他难以安眠,腿根在祁修远的挑逗下扭动不止,逼肉也在蠕动着躲避他的玩弄。

    娇花避了又避,腰胯颤抖得好似要抽筋,花蕊都被玩哭了,蜜液一股接着一股往外流,糊满了黏哒哒的肥屄。

    可灵活的手指让它避无可避,不管慕思宁怎么折腾,始终粘在他的逼肉上搓揉剥弄,把粉鲍揉得湿润不堪,两瓣阴唇时而被扒开擦弄内里的嫩肉,时而被捏到一起狠狠揉弄整个湿逼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过于猛烈的快感让慕思宁受不住地扭腰呻吟,下体被刺激得锐意不断,酥爽的感觉让他控制不住地叫出声。

    沉寂已久的欲望彻底被唤醒,以强势反扑的姿态吞没他的理智。

    祁修远手上沾满他流出来的淫水,外阴刺激得差不多了,便开始滑向他觊觎已久的蜜洞,手指钻进紧窄的洞口。

    那里早已变得饥渴难耐,指尖才刚贴上去,穴口的媚肉就忍不住收缩蠕动起来,咬着他的手往里推送,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地肏到底。

    阴道变得湿热滑腻,层层叠叠的软肉前赴后续吸紧他的手指,像一个吸力满满的漩涡驱使着他往里肏入,活脱脱的极品名器骚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