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在自家公寓撅着屁股趴在床上的齐玄耳边传来咔哒一声。

    【玩家您好,您已经成功完成{与目标人物陆冠清上床}的限时任务,获得6666点积分】

    “然后呢?这积分有什么用?怎么才能完成副本任务?”

    【····】

    “攒够多少积分才能跟系统解绑?任务触发条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【···】

    “你是嘴巴长屁眼上了怕张嘴臭到别人不敢说话,还是因为太不要脸被人缝了嘴当尿壶啊?”

    【警报!警报!检测到不良信息!请玩家自愿遵守公序良俗,不要骂人!】

    “我干你祖宗的,刚哪个小畜生逼我操人屁眼的,还让我口口口你口口口搞口口····”

    齐玄直到被赶出空间都在骂骂咧咧,妻子秀雅坐在床边给他屁股上药,闻言好奇地看他:“谁惹你了骂得这么凶?”

    男人恹恹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当年敢当众抢婚的阿玄也变窝囊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偷笑,一脸挪揄:“老实招了吧,是不是跟你这位小男友有关?”

    秀雅和齐玄是发小,两人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,直到齐玄爷爷去世跟姑母生活后,才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她是医院弃婴,养父母无法生育领养了她,结果第二年就有了自己的儿子,等她刚成年,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卖了换彩礼。

    买她的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黎氏,为了给身患绝症的老爷子冲喜,强行让她跟长孙黎朝结了婚。

    她20岁就怀了女儿,分娩当天老爷子在家里无故猝死,她怕追责到自己和女儿身上,卷了细软和身份证明,连夜带着孩子跑去了南方。

    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小城里,她边抚养女儿边复读,考上了当地一所医学院的本硕连读,成为一名临床医生。

    本以为生活就会这么幸福下去,却在前年九月,送女儿堂堂上学时被黎朝拦下。

    对方神色憔悴,两眼通红,见到堂堂就抱着不撒手,秀雅这才得知,对方确诊了跟爷爷一样的绝症,此生只会有堂堂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黎朝在婚姻里也是身不由己,秀雅不恨他,对方要带女儿回去继承家产,她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可对方不仅要带走堂堂,还非得要带走她,信誓旦旦地说什么这些年把她亏欠了,弥补一场豪华气派的婚礼给她。

    秀雅拒绝,黎朝跟疯了似的纠缠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他有一张斯文端正的好容貌,家财万贯,痴情专一,时间久了,就连秀雅身边的同事朋友都开始劝她接受,用得都是一套说辞:他在男人里已经算顶配了,你总得有个男人。

    秀雅觉得逻辑很怪,却不知用什么去反驳,女儿又是可怜巴巴地整天求她,向她撒娇,最后被迫走上了婚姻殿堂。